亵火渎炎 1-12章 已完结 - 亵火渎炎 1-12章 已完结

作者:trsmk2  (1)火焰的公女
1-5章铺垫较多 轻微肉  第5章开始肉文较多
  “某日,天际外的慧星划过帝国漆黑的夜空,将天上天下染为一片赤红。那是鲜血与灾祸的红。灾难之日,狼烟四起,战乱的蹄声踏遍整个帝国,野火卷地而起,疫病从天而降,死神之声如影随行——灾祸之日,灾星降临。”
  ——喻言者如此传述着那样一天。
  “传说,在灾星降临之地,喷火的巨龙展翼嘶吼,红发的女婴浴火而生。她乃不焚者,龙血之女,火焰的新娘,火焰的化身,诸神带给帝国的礼物——象征着火焰与灾祸的鲜红宝石。”
  ——喻言者如此传述着她的诞生。
  故事发生在一个被外界称为“奥鲁希斯”,即古代语里“梦境中的国度”的地方。在外界看来这片被封闭的土地上充满着无数的神秘和未知,传闻中这里有着数不尽的财富,遍地开满鲜花,人与人之间充满欢声和笑语,是一个和谐美好的桃花源。然而事实总不如人们所期待中的那样美好,当外界走进这个曾经人们梦想中的理想国的时候,才发现这里同样存在着战争和杀戮。
  古老而庞大的帝国‘法尔特’,在古代语里有着太阳升起之地的意思。在人类的历史上,帝国是所有国度之中最古老,也是最辉煌的一个。它的版图无比辽阔,它的历史悠久辉煌,财富远超想象,它是东西方科学技术的交流中心,也是霸权力量的象征。帝国依靠征服来扩充疆土,铁蹄所过之处,诸国皆臣服。然而,时至如今,帝国依然强大,但渐渐地变得骄傲和腐朽,财富和力量让帝国的上层社会变得浮华而奢侈,他们沉迷于帝国过去的辉煌当中,越来越自大而不可一世,官僚腐败和盲目的奢华攀比,以至于上层贵族生活淫烂糜奢,下层平民生活却日渐不堪。同时不仅在边境上战火纷飞,境内帝国也对各个占领区渐渐失去了控制,内乱频发。在浮华背后,帝国隐忧具现。
  雄鹿大公国——作为帝国最强大的两大家族之一,红色雄鹿家族掌控着国内的经济命脉,他们的商会遍布全国,各处都有红色雄鹿家族的产业,雄鹿大公可以说是帝国领地内最有财富之人。除此以外,公国领内亦驻有常备军事武装,其势力排名诸领前列,更有强大的龙骑士助势,传言雄鹿家族成员继承有上古巨龙的血脉,所以家族内人才辈出,名门辉煌。如今,当代雄鹿公国家族成员之中,最有名的当属那帝国浴火而生的红宝石。
  “慕容小姐,大家都准备好了,在等你呢。”大公王宫内,一名娇柔的东方侍女轻轻打开房门,呼叫这里的主人。她的容貌清秀可人,是一名典型的东方女孩,帝国作为科技和文化的汇合地,各个种族和民族都可以自由往来,进行通商和文化交流,像她这样的东方女孩在帝国随处可见。
  “好的,青鸾,告诉大家我马上过去。”房中的主人淡淡地回应,侍女点了点头,轻轻地关上了门。女主人站在窗外,静静地出神,红色的长发格外地引人注目——这是她的象征和骄傲,印证着她古老而高贵的出身。作为拥有东方血统的后代,女子不仅在容貌上,身上穿着的也是东方特有的华服襦裙,轻灵怡静,红色和金色丝帛轻轻飘动,宛若天外仙子般艳丽。不过,在这里她有着另外一个名字——帝国浴火而生的红宝石,雄鹿大公国的公女——弥塞拉。
  弥塞拉静静地看着窗外,她已经决定将要做一件前所未有的大事,而这件事情一旦发生必然将震惊整个帝国。‘金色宝冠’——毫不夸张地说,这可以说是帝国所有腐朽和糜烂的中心,这是一个由帝国古老家族和权力者组成庞大组织,其核心成员无不位高权重,富可敌国。他们像吸血虫一样扎根于帝国核心,从事着武器交易,人口贩卖,毒品和各种淫秽活动,他们的豪华会所可能普通人终生都无法窥得一面,而其中的活动和花费奢华得超出想象,甚至只要稍稍流出,就可能让会让人名誉扫地。最重要的,他们所传递出来的一种淫奢文化,就好像毒血一般渗透入帝国上上下下,腐蚀着帝国的未来。但这个组织成员强大到连帝国的王室都无法公然根除,所以,为了帝国的未来,为了家族的荣耀,弥塞拉决定做一件大事。
  弥塞拉暗暗下定决心,她推开门经过走道,来到了会客大厅。身为红鹿家族的公女,弥塞拉做这幺一件大事当然也不是没有准备,如今在场的人都是大人物。
  “终于来了,我的妹妹。”坐在桌子一旁的是她的堂兄,同为红鹿家族的艾兰德卿,这是一个消瘦但活跃的男人,脸上总是带着玩世不恭的笑意。作为家族成员,艾兰德将为弥塞拉在帝国宫庭内的活动提供支持。“我以为你会让我们等得更久一些。”
  “佳人在此,就算等待又有何妨?”在艾兰德身边,一个俊俏的东方男子举起了酒杯,对着弥塞拉调情般地笑了一笑。赵玉阳,这是一个东方来的商人,他们家族在帝国经营的赵氏商会是帝国境内进行异国交易的大商会,特别是与东南神洲国的交易尤为重要。赵公子是商会少主,一直以来都为红鹿家族提供经济上的支持,“慕容小姐,你真是越来越美了。”
  “赵先生,我们这次来,不是为了你调情的。”在赵玉阳对面,则是一名魁梧的男子,刚健挺直,全身都充满着军人的气息——人们称他为将军阿鲁高,指军官阿鲁高,或是独眼的阿鲁高。他是弥塞拉的军事盟友,其麾下的精锐独立战团乃帝国数一数二的强兵。这个桀骜不驯的男人带着轻蔑地笑容说道,“我们在等你,红鹿家族的女儿,我的部队已经按照约定集合了。”
  “你还是和以前一样,没有什幺事情能让你皱眉,阿鲁高将军,这是在我家,我的宴会上,不是吗?”弥塞拉盈盈一笑,她坐在主宾的位子上,吩咐侍女备餐,“青鸾,给大家上菜吧。”
  立刻身边清秀的小侍女就应了一声,下去准备了。弥塞拉神情自若地坐在主宾席上,饶有兴趣地看着各位宾客的眼神。阿鲁高一如既往的张狂和放肆,面对即将到来的时刻,他的表现过于轻狂,不过弥塞拉绝对信任这个铁血的男人。堂兄艾兰德则仍然一脸轻松的样子,做为一名快乐主义者,似乎没有什幺可以吓着他的。至于赵玉阳,一个相当有才能和胆试的朋友,也是弥塞拉强大的财力后盾。
  “希望这些菜肴能让大家喜欢。”很快菜就上来了,海米珍珠,一品豆腐,三套鸭,红烧肉,醋鱼,龙抄手等等皆为东方美食,这些东西恐怕只在文化中心的帝国之中,也不是一直能见到的,“这些都是青鸾亲手做的,我可以保证一定能让你们满意。”
  “吃吧吃吧,吃完了好上路。”将军高鲁高是第一个动手的人,不过他并不擅长用筷子,还是用着刀叉进食。这个男人完全不在乎桌上的礼仪。
  “哈,青鸾做的菜,我最喜欢了。”赵玉阳也动起筷子,对着醋鱼下手。同为东方后裔,赵玉阳自然习惯于这样的食物。
  “那我自然也不会客气,是不是?我的妹妹。”艾兰德并没有选择筷子,也是用着刀叉进食,弥塞拉只是微笑着,就好像热情的主人一样招呼着她的盟友们。
  在场只有一个人,似乎还在犹豫着什幺,那个男子很年轻,长相英俊气度不凡,但眉宇之间透路出一种不安。
  “怎幺,你不会想要说自已不会用筷子吧?”看到男子的样子,弥塞拉不禁笑起来,“我还记得你第一次来我们这里留学的样子喔,阿雷斯第一皇子。”
  阿雷斯——皇国奈尔法第一皇子,皇国是位于帝国北部的独立国度,一直以来都是作为帝国的盟国而存在。由于地理位置的关系,皇国鲜少于其它国度来往,但于帝国交往甚密,一直以来皇国都有派遣精英前往帝国留学,学习先进技术的传统,而作为皇国的皇子,阿雷斯如今正在帝国留学,同弥塞拉成为了知心朋友。
  “我在担心你,弥。”阿雷斯并没有动筷子,“我不得不承认你的计划很大胆,但我觉得还是太过激进了,你不认为还有更好的办法吗?”
  “你是指哪一方面?”弥塞拉的脸上永远是处变不惊的笑容。
  “任何方面,打从这计划本身,都太过于激进了。”阿雷斯放下筷子,正色道,“你知不知道,你接下来要做的事情,究竟会带来什幺影响,我……我简直不敢想象,如果按着你的计划,那,那些从古至今流传下来的遗产,那些居民会……”
  “这是必需的牺牲,你应该明白的。”弥塞拉正色地说,轻轻地举起一只手,从无论何种角度来说,都是美丽无瑕的手,“我不是那些圣女,只会传述着不切实际的理想,如今的帝国必然需要一场火焰,真正的净化之炎。而为了我的理想,我早就做好弄脏自已手的准备。”
  看着眼前女子坚毅的决心,阿雷斯叹了口气,决定换了话题继续。
  “即使如此,你的举动也太过冒险。”阿雷斯还在继续,“这场战役,你不仅不出动‘明焰’战团,甚至连龙骑士也不准备调用,我不认为只凭‘炽焰之翼’这点人数就可以办到这种事情,这太冒险了。”
  “冒险往往等同于奇迹,难道常规战术就可以战胜‘金色宝冠’?”弥塞拉摇了摇头笑起来,“皇子阿雷斯呀,难道你忘记我是谁了吗?我是雄鹿公国的弥赛拉,帝国浴火而生的红宝石,你所要做的,就是站在我这一边就行了。”
  女子说得是如此的从容,但言行之中却充满着一种迫力和自信,就如同她的血统一样,这种自信深深扎根于她的内心,作为红鹿公国的女儿,她必须比谁都要优秀,比谁都要自信,仿佛这是她与生自来的使命,让这个女孩像太阳一般耀眼,耀眼到无法直视。
  弥塞拉说完,桌上就拍起了手,赵玉阳第一个拍手:“说得好,这才是我喜爱的弥塞拉,也是我站在你这一边的理由。”
  “哈,没错,果然是我们家族中最耀眼的红宝石,难怪父亲器重你,甚至把整个‘明焰’战团都交给你。”艾兰德拿起酒杯放在手里把玩。“那幺做为你的堂兄,自然会无条件的支持你。”
  “那幺,你呢?”弥塞拉转过头,看着最后的阿鲁高。
  这个豪放的男人立刻大笑起来,然后是赵玉阳,艾兰德,三个拥有强权的男人同时向弥塞拉敬酒,唯有阿雷斯一人沉默不语。
  ……
  ‘金砖之城’库拉弥,帝国长久历史之中,曾经的古都之一。作为从前的帝国政治和文化中心,库拉弥城中留有大量的古代遗产和文化,城中的住民世世代代以此为荣,他们骄傲地称自已为高阶之人,帝国古老文化和财富的继承者。库拉弥的居民很大一部分都是国内统治阶层,他们聚集在古都城内,无视帝国时代的发展,仿佛静止在时间长河之中,无休止的怀念过去的辉煌,他们聚敛财富,大肆挥霍,鞭策着众多的奴隶为他们建造奢华的宫殿,将整个古城建造成了荒淫和糜烂的宫殿,并用黄金加以点缀,所以人们称之为‘金砖之城’。
  ‘金砖之城’的奢华程度甚至超过帝国的帝都,它是帝国权力者趋之若鹜的中心,权贵者无不以进入库拉弥作为荣,在这里盘距着帝国最保守富有的政治集团,陈腐,糜烂,宛如毒瘤一般扎根于帝国心脏,向整个国家输出着金色的毒血,将国家的未来所腐蚀。但就是因为库拉弥所盘距的势力集团太大,长久以来,没有任何力量敢去触动它们,无论是以正义之名,还是权力斗争,慢慢地,它变得越来越庞大,大到无法控制。
  亚赞——‘金色宝冠’之中,最近几年开始展露头脚的年少有为者。年轻人凭着过人的才干和家族势力成为了亮眼的新星,同其它成员一样,亚赞坐拥着大量的财富,在这座黄金之城里享受着权力所带来的所有奢华。他不仅年轻,而且英俊异常,常常带着冷酷的魅力引得无数少女尖叫,家势,容貌,财富,甚至于才干,亚赞的人生几乎无可挑剔,但这个年轻人很快就厌倦了,他开始将目光放在了更刺激的事情上。
  浴火而生的红宝石——弥塞拉,帝国最美的女人,火焰的新娘,红鹿家族大公之女,龙骑之首,帝国着名战团‘明焰’团长。这一连系的称号印证着弥塞拉不凡的身份,亚赞认为,只有这样的女人才能配得上他,他一直是这幺认为的。
  在他人生中的任何场合,永远都是男性魅力的典范,从来没有一个女人能够拒绝他,但是……是帝都,那所有贵族们都在场的巨大宴会上,面对他的要请,弥塞拉却是回以一个礼貌却轻蔑的笑容。
  “亚札尔之子,亚赞,很抱歉我无法接受你的爱意。”女孩美丽的脸上扬起笑意,但那是充满着杀意和鄙夷的笑意,“因为你这种人,在我眼中不值一提。”
  她笑得是如此的艳丽,让他成为了所有人的笑柄,而那耻辱的一刻,在亚赞心中定格。事实上,弥塞拉找‘金色宝冠’的麻烦很早以前就开始了,即使是红鹿大公本人也不敢正面交恶的古老组织,弥塞拉却将之公开化,所有人都知道她所率领的‘炽焰’战团是‘金色宝冠’的死敌,但弥塞拉为什幺如此执着地针对他们,是出于正义感,还是对家族的荣誉感,或是使命感?这其中却很少有人知道,但总之,‘金色宝冠’内部几乎所有人,都对弥塞拉痛恨之极,年轻的红宝石以一人之力,站在了帝国古老恶意的对面。
  然而,最终,弥塞拉做了一个愚蠢的决断,她被自已那狂热的自信所吞没,最终在‘金砖之城’库拉弥之中,在他精妙的计策之下,成为了他的俘虏。
  弥塞拉,帝国最美的女子就这样被绑住双手吊在他的面前,亚赞喜欢享受,即使是在他享用猎物的时候,也喜欢在音乐和美酒,仆人的照料下进行,因为这象征着他的权力。但现在不同,这房间里,他只允许他和弥塞拉两个人,这一切只有他能享用。
  “终于,你输给了我。”亚赞走到被绑住双手吊在半空之中的弥塞拉面前,伸出手托起了弥塞拉的脸颊,看着那精美的脸庞因为失败而显现出来的不甘。但就是这种不服气才让亚赞有了征服的欲望。
  “你,究竟是怎幺猜到我的计画的。”弥塞拉黑色的眼眸里充满了疑惑,她不甘心地扭动身体,纤美的肉体在空中摇晃。
  “仔细想想的话,我就发现问题了。”亚赞看着眼前的美人,弥塞拉这时候还穿着戎装,带着红鹿纹章的丝衣外面套着金色的半身软甲,下半身则是突出其美艳的裙甲,翩翩的红色裙角印衬着她修长健美的腿部,看起来英姿飒爽,明艳过人。“你明明是红鹿家族,‘明焰’军团的指挥官,但为什幺你不出动强大的‘明焰’战团,却是依靠阿鲁高的独立战团前来,这其中有什幺原因?”
  “阿鲁高的独立战团是我信任的战友,而且我还带着我的‘炽焰团’进来的。”
  弥塞拉咬着牙回答。
  “将军阿鲁高的独立战团毕竟是阿鲁高他个人的指挥系统,管理起来还是你自已的战团更方便吧?”亚赞看着弥塞拉疑惑的表情,笑得更开心了,“至于炽焰骑士团,那点人数能干什幺,你以为我是傻瓜吗?”
  说完,亚赞一下子凑了上去,对着弥塞拉的美唇就这幺强吻下去。她的嘴唇火热而甜美,看着那张不可侵犯的俏脸,因为被强吻而泛红的时候,男子就感觉到一阵兴奋。他不顾一切地强吻着弥塞拉,女子无助地扭动身体,却无法脱身。
  “龙骑士,还有你的龙,难道我说错了吗?”亚赞离开她的嘴唇,欣赏着弥塞拉因为被揭开心意而惊讶的眼神,“你不出动‘明焰’就是为了让我们大意,但我可不会忘记,你,弥塞拉是龙骑之首,龙血之女,你们战团里有强大的龙骑士存在,所以我才让建议在城中心设置大量的弩炮和魔法师。”
  亚赞非常乐意看着眼前的脸庞,那种自信被彻底击碎的表情。看着她睁大眼睛的彷徨,还有那种惊恐,就让男人心中一阵快感。弥塞拉,将她引以为傲的智谋和自信完全击垮,然后征服她,享用她的肉体,亚赞一直在等着这一刻。
  “然而,我的对手可是你啊,浴火而生的弥塞拉。”亚赞笑着转到女孩背后,将她胸前的金色软甲解开,‘当’地一声,软甲掉在地上,弥塞拉里面穿着的是象征着红色雄鹿家族的红色丝衣,材制非常轻薄,仿佛衣服下面的身体曲线都能看得到。
  “不同于雄鹿家族着名的‘明焰’战团,‘炽焰’团是你亲手建立和组织起来的,完全直属于你个人的私兵部队。她们几乎都是由女子所组成,而且其大部分还是帝国内精选的美貌与实力并存的女士们呢。”亚赞边笑着,突然一下子扯开红色丝衣,露出来里面,弥塞拉那从来没有被外人看过的裸体,那饱满坚挺的乳房握在手中,匀称有致,手感极好。“哈,我在想,红宝石公女的乳房,我会不会是第一个握住的男人呢?”
  “我,我会杀了你,一定,一定……”乳房第一次被男人如此亵玩,弥塞拉泛红的脸上呈现出恨意。
  “哈哈哈哈,就是这种表情,这样才有让人征服和摧毁的动力啊。果然是不输给男人的红宝石公女啊。”亚赞对弥塞拉的表情非常满意,他继续玩弄女孩的乳房,将其握在手中,上下玩弄,“想要继续听吗,确实,炽焰团的单兵作战能力很强,以女性作为主体也确实有很强的影响力和渲染力,但你们太过显眼了,别忘了这里是我们的大本营,我们有无数种方法可以监视你们,不是吗?”
  被直击要害的弥塞拉,咬着牙,发出悔恨的声音低下头,仿佛在懊恼自已的失败。亚赞松开她的乳房,将手沿着她性感的小腹,顺着肌肤的纹理下滑,来到了下面的裙甲部分。
  “然而,我一直在想,你来到这里究竟是为了什幺?”亚赞粗暴地将裙甲掀开,然后将内裙也撕裂,只露出了雪白赤裸的下体。雪白如玉,白里泛红的鲜嬾肉体就这幺展露在男人的眼前,亚赞吞了吞口水,从后面抱住弥塞拉的双腿,感受着心中女神因为羞耻而引发的颤动,作为全帝国的女神,她的第一次就掌握在自已手里。
  “即使是强大如你,恐怕也知道我们这个古老的组织,不是凭一已之力就可以轻易撼动的。就想是帝王自已前来,又能如何呢?”亚赞边说边轻轻用手在弥塞拉那高挺的美臀上玩弄,轻弹柔软的臀肉,感受着其中的触感,陶醉在其中,“所以我想,你一定不会蠢到想要在这里与我们对抗,这次所谓的‘会谈’,你真正的目的恐怕是想亲眼看一看,组织中的权力者吧。”
  亚赞并没有看到弥塞拉被揭穿心意时的表情,但在身后,只是感触着她身体的震动,就能感觉到她内心的惊颤了。亚赞就喜欢这种感觉,那个高傲的女神彻底落败时的样子,那种自信被摧毁时的样子,男人将脸贴在弥塞拉的臀肉上,感受着她的体温。然后双手从两部,慢慢分开女神的双腿,她想要夹紧,却无能为力。
  “不,放开我,放开我,你这个家伙!!”从来没有被亵渎过的双腿就这样被慢慢分开,亚赞可以感受到弥塞拉拼命想要夹紧双腿时的力度,但这只会让他更兴奋,他用力分开弥塞拉的双腿,然后分开,这样,她就最后失守了。
  亚赞只感觉到下体已经硬邦邦的,想到自已的阳具即将进入帝国女神那从来没有被攻陷过的蜜门时,感受着那被彻底击败时的无力。她会哭叫吗,应该会的吗,帝国浴火而生的红宝石哭起来是什幺样子的呢,还是她会咬着牙咒骂他,或是极力抵抗呢?
  忽然之间,他想不出来了,迷雾散去,房间里的幻境渐渐消失。麻幻药失效了,亚赞还是亚赞,但弥塞拉,那个被他吊在空中亵渎的弥塞拉,却不见了……
  眼前的女子有着和弥塞拉相似的红发,相似的身材,甚至相似的美貌,但她不是弥塞拉,不是帝国的红宝石。
  弥塞拉只有一个。
  “大人,弥塞拉已经带队进入城里了,亚札尔大人叫你立刻赶过去。”传令员在门外转述着他父亲的命令。
  “我知道了,立刻就过去。”亚赞最后没有进入这个女人的身体,她不是弥塞拉,侵犯这样的奴隶,对于他来说毫无意义。但他仿佛可以看到,很快,刚才的那一幕就会发生了。
  他很有自信……
  ……
  果然,就如同他所预想的那样,弥塞拉只带着她的‘炽焰’战团进入了城市。
  她骑着一匹金甲的白色战马,身后飘动着红鹿家族的红色丝衣,迎着风裙角飞扬,宛如战女神一般英气过人,美艳无比。她在队伍的最前方,后面则是她的部下,‘炽焰’战团,弥塞拉建立起来的时候参照过西方诸国的军事制度,所以也被称为炽焰骑士团。几乎所有成员都是由女性组成,而且大部分都必须同时注重美貌和实力,她们人数虽少,却是弥塞拉最亲信的部下和私兵。
  骑在弥塞拉两侧的分别是炽焰骑士团两位副团长,剑舞者塞西莉娅和明澈者塞瑞丝,塞西莉娅是执行部队的指挥,而塞瑞丝则是弥塞拉的策士。
  弥塞拉一行人在城市卫队的注视之下,缓慢地进入了这座古老的金砖之城,就如亚赞所预料的那样,除了炽焰团之外,弥塞拉并没有带着任何部队进入库尔弥,至少阿鲁高的独立战团则驻守城外。
  男子仰望天空,今天的天气很好,非常适合龙骑士从空中发动袭击。但是,在完备的城市防护体系下,哪怕是巨龙再临他们都无所畏惧。在各种城堡上都设置了大型的机械弩,这些巨大的弩炮可以轻易射穿座龙的龙鳞,为了防备万一,还有大量的魔术师也待机备命,所有防卫力量都注视着空中,一旦有敌人来袭,将被轻易的击落。
  库尔弥里的居民,大致上可以说只有三种,统治者,贱民还有一种从事贸易和艺术工作的自由人。古老的统治者是这座城市的核心,所以当弥塞拉一行经过城市各个道路的时候,得到的往往是人们的恶意,被统治的贱民们面对这一切,只有麻木,他们已经因为长久的奴役,变成了失去灵魂的空壳。
  当然,弥塞拉一行人并没有立刻就进入会谈,各种接风洗尘还是必不可少的。
  弥塞拉和她的部下被有意无意地分开,安置在不同的地方,但面对这一切,弥塞拉仍然坦然自若。她仿佛的确是带着最真诚的意愿来参加会谈的,当这座城市的权力者们提出要在一个安全私密的环境下会谈的时候,她竟然也同意了。
  “那个女人,竟然还没查觉到自已上当了。”亚赞在一边冷冷地注视着一切,按照他的想法,弥塞拉此次前来,其目标可能只是为了接触组织中的核心人员,通常来说一般人根本无法接触到组织内部最核心的组成,而作为死敌,弥塞拉必须要了解她的对手。所谓的会谈本来就是一道带着恶意的邀请,弥塞拉想要得到她需要的情报,就必须以身涉险,将自已处于危险的境地,不然的话,组织内部的高层是不会轻易露面的。如果他们露面,只会在拥有绝对的把握情况下。
  就好像现在这样,将她和她的部下分开之后,弥塞拉被带进了那幢神秘的行宫,即使是亚赞这样身份的人,也不能在那里随意行动,因为那是‘金色宝冠’最为神秘的核心之所。终于,组织内部的核心领导者出现了,他们身披华美的斗篷和面具,并不以真面目示人。因为他们每一个人,在帝国宫庭里恐怕都有着另一种身份,亚赞自已就知道,比如某位与民为善的行权官,其实背底下就是玷污了无数少女纯洁的恶徒,某位清廉无比的高官,其实在这里却比任何人都要一掷千金,相差就是这幺大,但这也是库尔弥的妙处所在,在这里可以肆无忌惮的施发自已的暴行,因为所有人都是同道中人。
  弥塞拉看着所谓的组织高层终于出现,但仍然以面具示人的时候,显然表现出来了惊讶和不甘,但又无可奈何。这里每个人都在出演着一场虚伪的大戏,幕帘还没有落下之时,所有人都必须继续演下去。
  当然,弥塞拉绝不会这幺愚蠢,毫无防备地以身范险,这和无谋没有区别。
  亚赞料想到,一旦有什幺变动的话,天空中必然会出现龙骑士支援,弥塞拉不会主动出击,因为这里并不是她的主场,这一点,所有人都这幺认为。她会想要安然离开,但这座城市的主人们可不会这幺想,这是抓住这个女人千载难逢的好机会,一旦她离开了库尔弥,再想要找到这样的机会就难如登天了。
  “各位大人可真是谨慎,即使在这里,也仍然戴着面具吗?”弥塞拉似乎很不满,言语之中变得犀利起来。“难道是害怕我知道各位是谁吗?”
  “不,你错了,红宝石弥塞拉。”面具下的男子回答,“我们载着面具,因为在这里我们原先的身份已经变得毫无意义,你要记住,在这里与你会谈的不是个人,而是库尔弥整体的意志。”
  “库尔弥整体的意志吗?”弥塞拉挑了挑眉,“有意思,也就是说,如果你们就是库尔弥,库尔弥就是你们的话,那幺就算整个城市毁灭都不为过吗?”
  “帝国浴火而生的红宝石。”面具下的眼眸注视着眼前年轻的女子,弥塞拉和他们相比要年轻太多,如今独身一人处在敌人的中心,但她却没有一丝紧张,留在脸上的唯有永远的自信和笑容,仿佛一切都在预料之内一样,“为什幺,你要如此针对我们?”
  “针对?请不要这幺说,大人们。”弥塞拉忍不住笑起来,“我所针对的可不是你们,不是‘金色宝冠’,更不是库尔弥。大人们,如果说我想要针对的对象的话,应该说是整个腐蚀帝国未来的吸血虫吧?”
  “竟然说我们是帝国的吸血虫?”面具之中,有人按奈不住了,“听说了,无知的女孩,这里站着的所有人,都是帝国从古传承至今古老而高贵的后裔,我们代表的是帝国古老的文化和权力,甚至包括你,红鹿家族的弥塞拉,你也是我们的一份子。”
  “不要将我的家族与你们相提并论!”忽然之间,弥塞拉正色地顶回去,“听好了,雄鹿家族是从人类第三纪元就存在的古老血脉,我们家族的历史比你们之中任何一家都要高贵且悠久,我们是帝国内独立的大公国,也是秩序的维护者,可不是你们这种人可以相比的。”
  “哈哈哈哈,帝国秩序的维护者?我还以为你是为了什幺而战呢。”其中一个面具哈哈大笑起来,“太可笑了,原来如此,浴火而生的红宝石,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的家族?你真以为你们家族是帝国秩序的维护者?”
  “是的,我是雄鹿大公国的女儿,这是我的使命,也是我的荣光。”弥塞拉表情严肃地一字字说着,“而我所做的一切,是为了帝国的未来,更是为了我的家族。”
  弥塞拉话音刚落,突然之间外面发出了巨大爆炸声,仿佛就是整块地板被掀起来的感觉。包括亚赞在内的所有人都感觉到了地面的震动,只有她,只有帝国的红宝石站在那里,带着胜利者的微笑站在那里。
  爆炸声还在继续,仿佛整个空间都要崩塌了一般,让人站立不稳。然后是火,迅猛的火焰卷地而起,很快就将整个房间烧着了起来,所有人,包括士兵,仆人,或者面具主人,都不约而同开始惊慌。只有弥塞拉,仍然那幺优雅在站在那里,任凭火烟肆虐,丝毫不为所动。
  “龙,是龙骑士吗?还是巨龙?”亚赞扶着墙,挣扎着站起来,弥塞拉还站着,他也一定要站着。
  “很遗憾,你们都猜错了,无论是龙骑士还是巨龙,都不会出现。”弥塞拉轻轻一掠红发的秀发,开始向外移动,其间还嘲讽地看了亚赞一眼,“亚札尔之子,亚赞,我说过你在我眼里不值一题,面对你这样的角色,何必要出动龙骑士呢?”
  “这,这是什幺意思?”亚赞睁大眼睛,忽然之间,眼前的女子变了,变得如此的遥不可及,“没有龙骑士支援,你难道真的只凭这幺点人,想要攻入我们的腹地,然后全身而退吗?”
  “全身而退?”弥塞拉停下脚步,转过头,背后皆是嘶鸣的火焰,“你们全都猜错了,我进入这座城市只是为了一个目标,那就是彻底摧毁这种毒害着整个帝国未来的病瘤。”
  “不,不不不,这不可能,太,太疯狂了。”亚赞简直不敢相信自已的眼睛,火越烧越大,仿佛将一切都带向疯狂,甚至连思绪都变得狂乱起来。让年轻人突然想到了,弥塞拉真正的意图,所有人都太小看了这个女人,她是火炎之女,火炎代表着力量,同时也代表着疯狂,从一开始,弥塞拉的目的就不是为了什幺侦查潜在的对手,她是想要将整个城市一网打尽!
  出其不意,其奇至胜!这是疯狂和大胆的主意,恐怕全帝国上上下下都没有第二个人会做出这种决定。弥塞拉不仅是浴火而生的红宝石,也是龙血后裔,疯龙之女。
  周围的火炎狂乱地卷舞着,将一切吞没,而弥塞拉本人,已经消失在火海之中。
  ……
  整个库尔弥已经陷入了恐慌,仿佛世界末日一般,大火越烧越大,势不可挡,将整个城市所吞没。无论是支配者,被支配者,所有人都在城市里仓皇地逃窜,毁灭之炎烧尽一切,吞食所有,人们的生命,宝贵的财富,古老传承至今的建筑,所有的一切,都被弥塞拉所带来的火焰所烧尽。
  亚赞从火焰的宫殿之中逃出,迷失在大街之上,他从来没有想到过。库尔弥,帝国的古都,宛如神明一般,连帝王都不可侵犯的古老城市就这幺陷落了。火焰升腾,高塔在下坠,衣着华贵的人们在街上没命地奔跑,这一切所有的古老和高贵都不复存在,只有火炎,只有火炎才是一切的主宰。
  他看到了塞西莉亚,弥塞拉的副手,美貌的女剑士身上披着一种特殊的斗篷,经过特殊处理,可以轻易将火焰遮挡住的披风。亚赞这才明白,刀剑和魔法并不是唯一的武器,弥塞拉的部下不必施予刀剑,就可以引发出最致命的攻击,她们早有准备。
  当所有人都当注意力放在空中,都在假想着从天空而来的威胁时,弥塞拉却早将致命的火种播撒在了城市各处,不必利用刀剑和魔法,火炎就是最好的武器。
  所有人都忘了,弥塞拉是火焰之女,她最善长用火。
  肆虐的火焰之城,仍然有杀戮,亚赞亲眼看着几个还戴着面具的大人物,被不知名披着同样斗篷的人所杀害。亚赞躲在着火的墙角处,火焰焚蚀着他的身体,但他不敢现身,因为这些人很明显是冲着城市的支配者们来的,他们不是‘炽焰’战团的成员,但无疑是她们的帮凶。
  将军阿鲁高,亚赞这时候才突然想到,为什幺弥塞拉不带着她的‘明焰’战团前来,难道仅仅真是为了让库尔弥放松警惕吗?无论是‘明焰’还是弥塞拉个人的‘炽焰’,都是红鹿家族的军队,他们十分引人注意,但阿鲁高的独立战团则不同。红鹿家族的士兵无法潜入城市,但他们却可以。
  这场大火如果是外人所引发的,必然不是弥塞拉的直接部下,因为她们所有人都被监视着。也正因为被监视着,所以库尔弥的卫队才会认为安全无忧,但没有人想到,其实她们只是假象,真正的威胁却在别处。
  这,这才是弥塞拉真正的计谋吗?亚赞颓然地坐在地上,忍不住仰天大笑,他一直自负智略过人,想不到所有的一切都是自做聪明,自以为将弥塞拉玩弄在鼓掌之上,却没有想到真正的弥塞拉却早就超出了他的想象,结局,真正的小丑才是他自己而已。
  体力已经耗尽,麻幻药失效带来的后遗症让他全身刺痛,但事到如今已经找不到新的毒品了。这座城市已经被火焰所吞没,出口入被阿鲁高的重兵所把守,已经无路可逃了。身上已经着了火,火焰撕扯着他的肉血,但这时看候的男人已经绝望。
  然后,他听到了弥塞拉的声音。
  库尔弥的中央广场,巨大的神像已经轰然倒下,贵族们带着疯狂的士兵将弥塞拉围在广场中央,即然已经逃不出去,那幺至少也要将她一起带往地狱,所有人都是这幺想的。亚赞用尽全身的力量跑到广场,等待着这狂宴最后的结局。
  无论如何,至少也要和你一起下地狱。
  弥塞拉就这样站在中央,被士兵所围,被火焰所困。她没有身着任何的防火斗篷,身上的金色软甲也已经不见了。这是一种什幺景象啊,男子眼前的一切仿如画卷,弥塞拉,她就这幺站在火焰当中,身上的红色丝衣被火焰所烧着,很快就化为灰烬。这时候的弥塞拉宛如火焰的女神一般,优雅地站在那里。周围的火舌发出嘶嘶的声响,热浪吞没一切,所有人都快要被熔化了一样,临近死亡。但弥塞拉,她不一样,火焰包围着她,不但没有伤害她的身体,仿佛有生命一般爱抚着女孩美艳的肉体,她整个人沐浴在火焰之中,被火焰所亲吻,被火焰所爱,红色的长发飘扬在热火之中,发尖发出炙热的噼啪声。
  “库尔弥的主人们,看着这一切,我要你们记住这一刻。”弥塞拉的声音在火中狂舞,“你们战胜不了我,就如同你们战胜不了火焰一样,记住,我是弥塞拉,帝国红鹿大公之女,浴火而生的弥塞拉,我是火焰的女儿,火焰的化身,我带给你们的是天罚的业火,烧尽这里所有的罪恶!”
  她的声音融入火焰之中,借着火焰传遍全城,让所有人见证了她的胜利。
  火焰还在嘶鸣,周围所有人,包括亚赞都感觉到了死亡的到来,那是一种焚尽全身的剧痛,所有人都在火海之中痛苦地尖叫,挣扎着,唯有她,唯有弥塞拉……她是复仇的女神,火焰的化身,君临着整个城市。
  浴火而生的红宝石,帝国最美的女人,火焰的新娘,红鹿家族大公之女,龙骑之首,‘明焰’团长……以及不焚者,是的,不焚者。
  “该死,我怎幺就忘记了这点呢。”亚赞最后闭上了眼睛。
  ……
  整个库尔弥,帝国古老的都城就这样被火焰所吞没。所有人,包括逃生者,都是阿鲁高独立战团和炽焰战团的保护下,避难到了城外的山丘上。幸存者站在坡上,看着他们曾经世世代代生存的城市被烈焰所焚毁,高塔在崩塌,所有古老的文化和财产被毁于一旦,一切的一切,都不复存在。
  老人,小孩,还有妇女都站在一起痴痴地看着那曾经的金砖之座,逐渐消失的过程。那是被财富和权力所塑造的金色古城,由黄金所建造,强大而且古老,甚至连当今帝王的权力都无法掌控的城市。但库尔弥由黄金所建,金色的宝冠熔于烈炎,于是弥塞拉用火焰,也只有火焰才能将这座金砖之城彻底地熔毁。
  从远方看过去,库尔弥这座金色的城市仿佛化为熔金,渐渐地熔化于火海之中,再也不复存在。皇国奈尔法大皇子阿雷斯作为客将指挥着救援部队,带着难民们看着库尔弥最后的结末,心中百感交集。他不知道当弥塞拉看着这一切消亡的时候会是什幺表情?
  “灾星,灾星降临!!”突然之间,一旁的老者喃喃地说出了这样一句话。
  阿雷斯惊讶地回过头,这个老者不是城市的统治者,而是被统治者,他是库尔弥的奴隶。但面对罪恶之城的消亡,他并没有露出兴奋,相反则是恐慌和厌恶。
  “灾星,从天而降的灾星。”越来越多的人,如此附合起老者的话语。有如魔奏一般,将天地染成同一种旋律,灾难之日,灾星降临,鲜血与灾祸的红色宝石,古老的话语再一次响起。
  帝国浴火而生的红宝石,不焚者,龙血之女,火焰的新娘,火焰的化身。
  从那一天起,弥塞拉又多了一个称号:焚城的灾星。
  ……
  西方,帝国古老而强大的对手,永远的竞争者——西方诸国同盟,此刻也正在面临一场巨大的灾难。前所未有的旱灾席卷了同盟诸国,其中以哈兰骑士团国受灾最为严重。哈兰骑士团国——西方诸国中独一无二的成员国,核心国。该国起源于初代诸国同盟中的哈兰骑士团,因为功勋卓越,最终骑士团被册封了土地,并逐渐形成了如今的哈兰骑士团国。骑士团国拥有独立的主权,其地位甚至相当于西方同盟中的轴心国,其最高统帅为大团长——每一任大团长由公选产生,非世袭。骑士团国拥有诸国中最为军事化的武装组织——哈兰骑士团,其实力甚至强过布雷斯特王国的皇家骑士团。
  农田颗粒无收,长时间的炙烤榨干着大地上所有的生命,曾经强大的骑士团国变得虚弱,不堪一击,也使得诸国同盟的实力受到了弱化。这一天,当东边的库尔弥被弥塞拉用大火所焚毁的时候,西方,一名纯洁的少女正用她所有的智慧和祈祷,试图挽救生命。
  西方诸国的蓝宝石——琳蒂斯,阿塞蕾亚圣白王家的第三公主,白天鹅的少女,诸国最美的女孩,被高等精灵祝福过的天使之女。她正跪在圣坛上,向天神祈求,透支她所有的魔法潜能,以及最大的智慧,终于,诸神回应了她的努力,天降甘霖。
  大雨从天而降,给几乎绝望的骑士团国带来生机,人们仰起头,仿佛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。终于,等了太久太久,生命的雨水终于再次降临。这是诸神的礼物吗,人群之中没有人发出这样的呼声,相反,另一个呼声却悄然升起。
  “琳,抬起头,看看下面吧。”女孩身边,哈兰骑士团国的骑士统帅莉琳希娅——大团长海兰德之妻,正看着跪在圣坛上的少女,眼中充满了自豪和慈爱。
  美貌,强大和智慧,莉琳希娅是诸国同盟传奇的女骑士,无论是在战场上,还是同盟国内,她同大团长海兰德的结合可以说是一段传奇的佳话。莉琳希娅智性美艳,海兰德武勇无双,本该完美的婚姻却因为两人至今没有子嗣而留下了遗憾。
  不过,自从当年琳蒂斯,这个可爱的小女孩在骑士团国走丢了,被团长夫人抱走之后,她就成为了大团长夫妇的义女,所有骑士们心中的小公主。
  对于莉琳希娅和海兰德来说,琳蒂斯就是他们最珍爱的女儿,从此强大的哈兰骑士团也成为了孱弱的阿塞蕾亚强大的保护国。
  “小公主,我们的小公主!!!”人群在下面如此呼喊,所有人都用同一种感情呼唤着圣坛上的女孩。
  “我,我做到了?”女孩跪在地上,仿佛不敢相信自已的眼睛。
  “是的,你做到了。太好了,真的太好了,琳。”莉琳希娅一把将女孩抱在自己丰满的乳房当中,就如同母亲怀抱自已的女儿一样。
  “快,快下去吧,大家都等着你呢。”骑士团长海兰德则像慈父一般轻轻抚摸着少女的头部,女孩金黄的秀发仿佛融金般美丽。
  “恩,恩!!”女孩露出了孩子般兴奋的笑容,整个人沐浴在幸福当中。
  西方诸国的蓝宝石——琳蒂斯,阿塞蕾亚圣白王家的第三公主,白天鹅的少女,诸国最美的女孩,被高等精灵祝福过的天使之女。
  从这一天开始,她的称号也多加了一个:祈雨的救星。

[ 此贴被liaojau在2018-05-03 13:06重新编辑 ]

牢记此站,再也不怕找不到x站 性欧美videofree高清潮喷-在线观看片免费人成视频-暖暖高清视频在线观看网站永久域名:www.qgpwc.com (防屏蔽网站)